|繁体||
您所在的位置:
> 澳门永利新闻中心 > 文体新闻
 
 
昨天元宵节 是作家汪曾祺诞辰100周年
2020-02-09 06:47:30

都市快报讯 昨天是元宵节,也是作家汪曾祺诞辰100周年。

1920年正月十五(3月5日),汪曾祺出生于江苏高邮。他少年时在西南联大求学,师从沈从文先生,在小说、散文、戏剧上皆有成就,尤其是散文和短篇小说,因为文字中“天真隽永、自在风流”的传统中国味道,受到无数读者喜欢。文化研究者杨早这样评价汪曾祺:“我觉得他就像我们这个时代的曹雪芹。他是京派最后的余韵,他曾经是在民国文学文脉当中活跃的一个人。到了1980年代,他再次异军突起,是一个时代的记录者。”

1997年5月,汪曾祺去世。虽然已经距今20多年,但喜欢他的人却并未消减。

汪曾祺笔下的元宵节

因为出生于元宵节,汪曾祺的文字中,曾多次提到这个节日,还写过一首《元宵》诗自况:“一事胜人堪自笑,年年生日上元灯。春回地暖融新雪,老去文思忆旧情。欲动人心无小补,不图海外博虚名。清时独坐饶滋味,幽草河边渐渐生。”

在汪曾祺写的《故乡的元宵》中,我们能感受到江南旧时元宵节的气氛——

故乡的元宵是并不热闹的。

没有狮子、龙灯,没有高跷,没有跑旱船,没有“大头和尚戏柳翠”,没有花担子、茶担子。这些都在七月十五“迎会”——赛城隍时才有,元宵是没有的。很多地方兴“闹元宵”,我们那里的元宵却是静静的。

……

不过元宵要等到晚上,上了灯,才算。元宵元宵嘛。我们那里一般不叫元宵,叫灯节。灯节要过几天,十三上灯,十七落灯。“正日子”是十五。

各屋里的灯都点起来了。大妈(大伯母)屋里是四盏玻璃方灯。二妈屋里是画了红寿字的白明角琉璃灯,还有一盏珠子灯。我的继母屋里点的是红琉璃泡子。一屋子灯光,明亮而温柔,显得很吉祥。

……

过完了,明天十六,所有店铺就“大开门”了。我们那里,初一到初五,店铺都不开门。初六打开两扇排门,卖一点市民必需的东西,叫做“小开门”。十六把全部排门卸掉,放一挂鞭,几个炮仗。叫做“大开门”,开始正常营业。年,就这样过去了。

沈从文得意弟子,60岁才走红

虽然文学成就极高,拥有无数拥趸。但汪曾祺介绍自己时却非常客气,“我在抗日战争的时候,曾经在昆明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(简称西南联大)读过四年中国文学系。新中国成立以前,曾经当过中学教员,历史博物馆的职员。新中国成立以后,相当长的时期是作为文学刊物的编辑,曾经编过《北京文艺》《说说唱唱》《民间文学》。近二十多年来,我是在北京京剧院担任编剧。但是我的主要工作,还是写短篇小说和散文。”

就读西南联大时,汪曾祺就是个“异类”,“自由散漫,甚至吊儿郎当,高兴时就上课,不高兴就睡觉,晚上泡茶馆或上图书馆,把黑夜当白天。”当时朱自清教《宋诗》,要求学生作详细的笔记,还要定期考试,不合汪曾祺的口味,他就时常缺课。后来中文系想让朱自清收汪曾祺做助教,朱先生一口拒绝:“汪曾祺连我的课都不上,我怎么能要他当助教呢。”

不过,沈从文对这个弟子的评价却极高,他曾在一封信中说,“新作家联大方面出了不少,很有几个好的。有个汪曾祺,将来必有大成就。”直到晚年,沈从文依然很骄傲,“我可惜年老了,也无学校可去,不然,若教作文,教写短篇小说,也许还会再教出几个汪曾祺的。”

才气虽高,汪曾祺成名却晚。60岁之前,他把写作视为“自娱自乐”,几乎是“默默无闻”。直到1980年,他的短篇小说《受戒》发表在《北京文学》上,才得以在文坛走红。他笔下总是一些小人物,有接生婆、车匠银匠甚至养鸡养鸭的,他们是真实的芸芸众生,却在琐碎的生活中,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有人劝他写点宏大的文章,汪曾祺想了想,答:“我与我周旋久,宁作我。”

作家里最会吃的,一篇文章捧红高邮鸭蛋

汪曾祺出了名的喜欢吃。

在西南联大时,正义路的汽锅鸡、东月楼的乌鱼锅贴、马家牛肉店的撩青、吉庆祥的火腿月饼……都曾入他腹中。逛集市,汪曾祺赖在摊边吃白斩鸡,起个名目,叫坐失良机(坐食凉鸡);下馆子,他和老板唠嗑,听各乡趣闻,偷学后厨做菜;要是没课,他就溜到某不知名的小酒馆,要上一碟猪头肉,咂一口绿釉酒,赏馆外碧叶藕花,听檐上昆明的雨。

有人说汪曾祺是“作家里最会吃的,也是厨师里最会写的”。中学语文课本上那篇《端午的鸭蛋》里,汪曾祺就曾这么“吹捧”高邮的鸭蛋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他乡咸鸭蛋,我实在瞧不上。”以至于高邮鸭蛋闻名于世。

不管走到哪,汪曾祺最惦念就是当地的美食。因为吃遍天下,又善于观察,一个不起眼的食材,往往被他写得让人直流口水。

喜欢吃,自然也喜欢做。汪曾祺做菜必须自己去买菜,每到一个地方,他不爱逛百货商场,却爱逛菜市,因为菜市更有生活气息一些,买菜的过程也是他构思搭配的过程。

作家聂华苓从美国来访,中国作协安排汪曾祺在家做几个菜招待。汪曾祺特地做了一道煮干丝,聂华苓吃得非常惬意,连剩的一点汤都端起碗来喝掉了。

煮干丝是淮扬菜,是聂华苓的童年记忆,不是这道菜如何稀罕,而是汪曾祺有意做了一道“情怀菜”。

《汪曾祺别集》即将出炉

汪曾祺1997年去世以来,有大量关于他的文集出版。去年,《汪曾祺全集》出版,今年是汪曾祺诞辰100周年,记者从读蜜传媒得知,又有一部20卷200多万字的《汪曾祺别集》即将出炉。

这套别集由汪曾祺长子汪朗亲自主编,并由家人及深知汪曾祺的作家、学者、编辑协同编选而成,包含小说、散文、剧作、诗歌、书信等。《汪曾祺别集》底本为初版本,参以手稿,美信俱备,以祭汪老,以飨汪迷。读蜜传媒联合星汉文章策划编辑,浙江文艺出版社原计划于汪曾祺阳历生日当天2020年3月5日出版,由于受到疫情影响,临时调整计划,将延期、分批出版。

为什么叫“别集”呢?《汉语大词典》对“别集”的解释是:经、史、子、集中集部的分目,同总集相对而言。即收录个人诗文的集子。还有一个重要且最关键的原因,因为“别集”这个名字,在当代出版中的重新出现,是由汪曾祺“发明”的。

汪曾祺作品资深编辑,也是《汪曾祺别集》和《汪曾祺全集》的分卷主编李建新解释:“上个世纪90年代,岳麓书社想出版一套与一般的选集不太一样的沈从文作品,沈先生的家人与吉首大学沈从文研究室合作,编了一套二十本小书。作为沈从文最好的学生,汪曾祺先生建议这套书叫‘沈从文别集’。事实与口碑证明,《沈从文别集》是迄今为止最适合一般人阅读的版本。我们现在也是想从自己手上诞生一套最严谨,也最适合一般人阅读的汪曾祺集。”

他透露:“《汪曾祺别集》完全是一套新编的集子,从每本书的书名到文章的组合,都体现了编者对汪曾祺先生作品的理解。同时,贴合每本书所收的作品,附收若干访谈、序跋、书信、汇报材料等文字。每本书的编者也会写一篇短文放在书后,交待编选意图或者谈谈对作者、作品的理解。这样的选集,你见过的话,算我输。”

来源:都市快报    作者:记者 潘卓盈    编辑:吴阳杰    责任编辑:方志华
『相关阅读』
     图库
澳门永利误乐城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澳门永利误乐城(包括澳门永利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澳门永利误乐城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澳门永利误乐城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澳门永利误乐城(包括澳门永利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澳门永利误乐城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澳门永利误乐城联系。
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



第28届金鸡百花电...

杭城少年们的音乐狂...
-
-
-
-
-
-
-
-
-
-